时事要闻

即墨前东城村改造,开发商申请信息公开遇阻

时间:2018-12-7 9:55:52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25  评论:0
内容摘要:本刊记者 郑荣昌  近日,实施青岛市即墨区前东城村改造的开发商、豪第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第公司)负责人胡思水看到了我刊发表的《青岛即墨,前东城村系列案再调查》一文后,向记者反映了其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之事,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遇阻  2018年3月23日,...
本刊记者 郑荣昌

  近日,实施青岛市即墨区前东城村改造的开发商、豪第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第公司)负责人胡思水看到了我刊发表的《青岛即墨,前东城村系列案再调查》一文后,向记者反映了其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之事,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遇阻

  2018年3月23日,豪第公司向青岛市即墨区环秀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环秀街道办)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公开:1。前东城村改造项目范围内所有居民《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及回迁安置交房单;2。豪第公司向环秀街道办交付的3.229亿元前东城村改造项目拆迁安置补偿款的支出明细及凭证。

  提出该申请的事实依据是:即墨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意见》与《前东城村改造项目合同书》,前东城村改造项目的组织主体和实施主体是环秀街道办,负责规划设计、组织协调、具体推进,确保项目按规划建设;实际投资方是豪第公司,负责投资、拆迁、建设,自负盈亏。豪第公司向环秀街道缴纳拆迁安置补偿款3.229亿元。

  但是,项目完成,村民回迁已经两年了,环秀街道办还没有按照其《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意见》的规定和《前东城村改造项目合同书》的约定向豪第公司公开3.229亿元拆迁安置补偿款的支出明细、凭证及《房屋拆迁补偿协议》。

  豪第公司提出该申请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山东省政府信息公开办法》等。

  2018年4月8日,环秀街道办事处以《告知书》的形式回复豪第公司:“经查,你单位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不存在。”

  胡思水说,这样的回复是荒唐的。

  为了证明荒唐性,胡思水出示了豪第公司依据《前东城村改造项目合同书》向环秀街道办经管统计审计中心汇款3.229亿元的所有凭证和该中心以前东城村村委会名义向豪第公司开具的“农村集体经济统一收据”,还出示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工作的意见》和《前东城村改造项目合同书》。

  由于豪第公司坚持要求公开这些信息,后来,环秀街道办将公开这些信息的责任推给前东城村村委会。但是,胡思水说,村委会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也不掌握这些信息,将该责任推给村委会属于典型的行政不作为。

  采访中,胡思水向记者反映了前述政府信息申请公开案的具体情况。

安置补偿款去向成谜

  胡思水说,他们不公开支出明细和支出凭证,谁知道他们把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何况,村民反映,从2010年拆迁到2016年回迁的5年多时间里,村民一直没有领到《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中规定的每月每户1000元的“临时过渡费”。为此,那几年,村民只能漂泊在外,有的挤住在亲友家里,有的在空地上搭建茅棚居住,吃尽了苦头,并迁怒于豪第公司。

  村民还反映,豪第公司另有数千万元向前东城村支付的拆迁安置补偿款未入村委会公账,被前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杜吉功(已被判刑)冒领。村民反复要求环秀街道办查账均被拒绝,且反复上访无果,最终酿成数百村民上访青岛市委、市政府的重大事件。

  因此,胡思水说,他没有办法不坚持要求环秀街道办事处公开这些信息。环秀街道办事处越是不公开,他的疑虑越重。这也是前东城村全体村民和前东城村改造项目投资人的疑虑。

  以上实施前东城村改造项目资金,均为豪第公司垫资。除此以外,该项目实施期间,豪第公司还向当地政府纳税5799万元。

后续工程施工单位改变

  胡思水还说,前东城村改造项目后续工程中出现的施工单位改变的问题,加深了他的疑虑。

  所谓后续工程,是指2015年年初前东城村改造项目主体工程基本完工时,由于银行贷款收紧、政府给予豪第公司的“以土地换投资”的政策难以落实、合作三方(豪第公司、街道办、村委会)关系协调不周等原因,豪第公司资金链断裂,合作三方达成一项新的协议:街道办、村委会另行筹资,推进项目后续工程,让拆迁后流落在外的村民尽快回迁。

  施工单位改变是指该新的协议达成之后,后续工程的施工企业不再是前东城村改造工程的承包方豪第公司,而是时任环秀街道工作委员会书记邱兴找来的另外两家公司。

  胡思水说,围绕施工单位改变的问题,他和邱兴至少发生过三次冲突。

  第一次。邱兴找了那两家公司不久,他找到邱兴,指出,即使不从合同法的角度考虑,仅为保持工程的连贯性,稍稍弥补豪第公司前期垫资施工的损失,也不应该改变施工单位。邱兴一口拒绝。

  第二次。2015年6月一次饭局上,邱兴有点喝醉了。“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喊:我告诉你老胡,你赶紧给我把前东城倒出来,不然我就办你!” 胡思水说。他说,邱的意思是让他把工程交出来,让那两家公司接替。

  第三次。2015年7月的一天,邱兴把他叫到办公室,拿出两份那两家公司已经签字、协议造价过高(1.0033亿元)、他从未见过的《前东城村村改造项目安置区合作协议》叫他签字。他不肯签,邱兴又大发雷霆。

  2015年8月,那两家公司完全将豪第公司挤出,并连续提高后续工程造价。澎湃新闻记者李莹莹2016年在《山东前东城村安置僵局:谁把旧村改造做成失败的生意》一文中写道:“在村民跑到北京向中央第三巡视组反映村里的问题之后,环秀街道办第一次公开前东城村的后续工程费用约为2.57亿元。”然而,还有村民说,总造价接近5亿元。

  为了支付不断提高的造价,环秀街道办和村委会只好拆东墙补西墙,原先规定的村民利益不断受到侵犯,如欠发口粮款,欠发临时过渡费,原先规定不得出售的门脸房被售出、一些回迁房和产权属于豪第公司的房屋也被售出……

  胡思水说,后续工程的子项目支出情况如何,各种子项目的支出是否合理,这些信息环秀街道办也应该公布。

天价后续工程做出什么

  记者问,花了这么多钱,后续工程是否做得很好?胡思水说“恰恰相反”,

  并举了很多例子。这些例子,恰恰也是之前村民向记者反映过的。试举三例。
 

\
交付使用时的部分绿化带

  第一例,两次绿化。村民回迁时,绿化区只有零星的树苗,无法称之为绿化。不得已,2017年10月,街道办又花610万元重新做了绿化。胡思水说,第一次绿化的钱花得冤枉不冤枉,为什么不追责?再次绿化的610万元由谁买单,再次绿化是否公开招投标?村民反映,再次绿化的610万元,街道办要求村委会支付150万元。支付之后,村民的口粮款停发了,村民的失地保险金、大病统筹款也停缴了。
 

\
因质量不过关而关闭的停车场

  第二例,回迁房装修。根据《前东城村拆迁按安装补偿方案》,回迁房应该达到以下标准:1。入户为防盗门,室内安装三合板包门、塑钢窗或铝合金窗;2。卫生间、厨房铺地砖、墙砖,安装洗手盆、洗菜盆和坐便器;3。室内水泥地面,墙面刮腻子;4。铺设地暖……实际交付的回迁房却是毛坯房,上述四项装修,除了第四项由豪第公司做完,其他的一项也没有兑现,也没有发放装修补助。

  第三例,电梯质量。豪第公司原先预订的高档日本三菱电梯变成了国产抵挡电梯,使用不久就故障频出。而且,村民搬进回迁房大半年后,电梯才启用。启用前,村民搬家和装修只好只好爬楼搬运物品,不仅吃足苦头,每户还要多支付数千元搬运费。

  补记

  采访完胡思水,记者再去看望了之前采访过的部分村民。简单交流后他们说,真不知道这么多工程款花到什么地方去了!环秀街道办理应公开工程款的使用信息,这不仅是胡思水的要求,也是我们的要求!

  记者还从其他渠道了解到,公开政府信息案发生后,环秀街道办还将前述合同书约定给豪第公司开发的另一块地(650亩,位于珠江二路以南)出让给中国金茂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并推行拆迁。向胡思水核实时,他说,街道办如此“一女二嫁”,同样没有和豪第公司协商,更未经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即墨区人民政府批准。豪第公司已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转载:
http://www.falvyushenghuo.com/html/2018/zhongb_1206/38935.html

上一篇:河南突降“及时雨” 为夏旱“解渴”
下一篇:没有了
济南门户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