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时间:2018-2-5 13:53:2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556  评论:0
内容摘要:——阜阳市中级法院在“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枉法的继续报道王军2月1日,媒体以“安徽省阜阳市:在一起简单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中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系列枉法的新闻调查——该院院长吴世琦用行政权践踏审判权损害...
——阜阳市中级法院在“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中枉法的继续报道

王军

21日,媒体以“安徽省阜阳市:在一起简单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中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系列枉法的新闻调查——该院院长吴世琦用行政权践踏审判权损害权利人利益为哪般?”作了首发报道。

该报道披露以后引起中央及有关部门的重视,尤其是在安徽省法院系统引发震动和坊间的热议。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22日,记者再次到安徽省太和县,在***安排的一家宾馆中进行了专访(经录音整理):媒体对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借款合同纠纷案”报道以后引起了安徽省法院系统的震动,也加大了我对本案上诉审的信心,这个案件案情十分简单,之所以出现枉法和错判是吴世琦院长利用手中的行政权践踏和超越审判权的结果。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世琦利用行政权强行干预司法审判权、超越合议庭、审委会意见,在本人多次强烈强调不同意调解的情况下强制违法调解,违背了“意思表示一致”的当事人合意意愿。其曾四次违法安排审判员叶茂林修改合议庭意见,四次违法下达指示要求召开审委会并修改审委会意见以达到其非法目的。另根据了解,吴世琦在阜阳中院擅搞一言堂,阜阳中院工作人员人尽皆知。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就吴世琦和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违法调解,枉法重复计算利息、重大误解和存在的刑事涉法问题,我已经向中央和安徽省提起了举报程序。本借款合同纠纷案发生在两个法人之间也就是发生在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和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之间,该两个公司均有“基本账户”“税务专户”和“票据贴现”因此合同项下的放款和用款均发生在两个法人之间。而本案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却利用优势同时规避国家金融和税务专管,以职工名义向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出借大笔款项,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涉嫌偷逃国家巨额税款。

就该案的法律问题记者电话求证了著名法学专家***(经录音整理):这个案件违法枉法问题存在很多,而最重要的是吴世琦院长利用手中的“行政权”践踏和超越“审判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我国实行的是“以审判制度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和“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错案追究制”,作为法院院长的吴世琦应当知道这些最基本的原则,但他利用手中的“行政权”超越和践踏“审判权”,最终导致错案和枉法。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该专家延展地说:本案属于违法调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企业借贷合同借款方逾期不归还借款的应如何处理的批复》(法复[1996]15号)明确规定“企业借贷合同违反有关金融法规,属无效合同。对于合同期满后,借款方逾期不归还本金,当事人起诉到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除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法(经)发[1990]27号《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四条第二项的有关规定判决外,对自双方当事人约定的还款期满之日起,至法院判决决定借款人返还本金期满期间的利息,应当收缴”。

最高人民法院法(经)发[1990]27号《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四条第二项明确规定“......明为联营,实为借贷,违反了有关金融法规,应当确认合同无效。除本金可以返还外,对出资方已经取得,或者约定取得的利息应当予以收缴,对另一方则应处以相当于银行利息的罚款”。

司法实践中,对出借方不具备从事金融业务资质,以资金金融通为常业(费临时性出借),以放贷收益为企业主要利润来源的企业间借贷,一律认定借贷关系无效。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一位安徽籍律师对记者说:该案还存在着违法查封扣押的问题:本案所涉款项大部分是向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的账户进行的转账,所涉借款协议、还款协议均为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且加盖有单位公章,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为独立法人具备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资格,其为独立的法律主体。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为本案“借款人”是适格的被告。而申请人仅为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既非借款人也非担保人、保证人,虽有部分款项打入申请人个人账户,但申请人履行的亦为公司法人的职务行为,且涉案款项均用于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的经营活动中,并未用于个人生活、消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以企业名义与出借人签订民间借贷合同,出借人、企业或者其股东能够证明所借款项用于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个人使用,出借人请求将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列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遂申请人的个人财产不应被查封、冻结、止付。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世琦顶风违纪不收手、不收敛,广大干部尤其是法院系统的法官“敢怒而不敢言”。

《情况反映》

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世琦,违反党纪国法,侵吞国家财产,违规提拔干部,独断专行,是一个极坏的腐败干部。

吴世琦通过其司机**为自己的车更换全部轮胎、换新发动机和变速箱。吴世琦违反规定长期单独占用司机****是雇用司机,吴世琦为了长期为自己的车加油、修车,让**负责全院公车的维修,**则将全部的公车指定到其亲属的修车铺(江西五铃阜阳服务部,地址为阜阳市检察院西侧),车队长**参与弄虚作假。司机***不满,被开除。***到省高院反映此问题,被吴世琦到高院做工作摆平。

吴世琦经常公款吃喝,由办公室主任**(女)安排从食堂冲账。全院干警有40%的人不在食堂吃饭,拨款是按280人,**和会计**做假账是为了吴世琦的吃喝和修车冲账。**是会计,也是处级审判员,组织部门通知给**调岗,吴世琦顶着不调。**是副科级不满一年,按规定需副科两年才能提拔正科,吴世琦强行提拔**为办公室主任(正科)。

市医药公司与永康大药房***案,***侵吞公司资产,本应败诉,但由于*****亲属,吴世琦亲自过问,最终按吴世琦意见办,致国家财产损失,律师***称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判决。

临泉县派出所长***安排民警把一个受伤的人扔到河南省境内,致该人死亡。吴世琦全力安排再审,在审委会委员多次不同意改判的情况下,吴世琦在审委会上明确说**院长(高院)安排的,强行对***免予处罚。

审判员**所办安厦建筑集团公司案,律师是和吴世琦老婆一个所的,吴世琦安排副院长****,而**受贿已经检察机关核查(可找检察机关核实)。该案正在审委会讨论时,由吴世琦直接拿意见,对高院驳回时再审所提意见不予理会。仍按原一审判决。现吴世琦找检察院不让追究**,而**一旦被追究,必定牵连吴世琦。

审判员叶茂林办的华诚医药和诚华置业案,吴世琦直接安排叶茂林讲明意见,在审委会没开会的情况下两次违法修改审委会笔录,后让委员补签名。在审委会上吴世琦说意见,后让委员按他的意见签字。华诚医药请的律师也是和吴世琦老婆一个所的。

阜阳中院的食堂长期不清账,不公布账目。原纪检组长**对食堂账目查过,发现大量连白条都没有的空账。至今不处理。吴世琦许诺现任监察组长**提正处级,以堵**的嘴。

老法院旧址有办案房和门面房,门面房长期没有房租收入,现在被拆迁,这样国有资产不知道哪里去了。

人行天桥花了一百多万元后,不招标,一看连五十万元都不值。都是**一手办,吴世琦支持。

吴世琦和**是安大同学,**从阜南回中院,市委组织部发文**是审判员,而吴世琦在大会宣布**为副院长兼审判员。**在内报人大任命的干部都是吴世琦一人说了算,报人大后或事办好后才补党组记录。此事找党组织成员拿出自己的记录和党组记录时就能看出。审委会讨论案件一言堂,现中院群众都知道想胜诉只有找吴世琦。人所共知的是开审委会时只要有三个委员发言不对他的意,他就叫停。然后发表意见,最后让委员按照他的意见签名。记录人不按实际情况记,反过来记录是大家的意见。此种情况可从委员自己的笔录和审委会的笔录对照便知。

***一天的案件也没有办过,在没有额的情况下先任命***为庭长,然后报第二批入额。***十年没有办案,吴世琦在改革前先任***为民三庭庭长,按着改革时便顺理成章的入额。法警***长期不上班,由于常务副院长***(女)对吴世琦“吹吹风”贺就提了正科级。此事在阜阳中院造成极坏的影响。

原告*****,阜阳市亿三原建材公司案,由吴世琦一手导演,有关人员***正被以受贿罪起诉,涉及庭长***、副院长**、副庭长*****,这些人受贿从10万元到20万不等,现由吴世琦出面与检察机关交涉不予追究。吴世琦还在中心组学习大会上公开称已和检察院谈好。**夫妇和吴世琦夫妇是安大的同学,提为副院长,其他庭长和副庭长都是吴世琦才提的,院长、庭长受贿已经检察机关查实,还能当院长庭长吗?

吴世琦身为共产党员,中级法院的院长,侵吞国家资产,违纪提拔干部,审理案件一言堂,提拔干部一言堂,把自己看成是中院的皇帝,比如他的车就停在车库门口,而且是横着停,车辆停车,还恬不知耻的写了一个“专用车位”牌子贴在那。

对于吴世琦的行为,群众多有不满,有群众反映到省纪委,吴世琦于2017118日带着****到省纪委请客以对抗纪委调查,这种拿着国家公款请纪委干部,简直是混蛋至极。

一位退休的不愿透露姓名的纪检干部说: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世琦利用“行政领导权”践踏和代替审判权,干扰并左右办案结果;利用手中的职权为配偶吴忠红的律师事务所违规办理借款合同纠纷案提供方便和通道,导致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和安徽华诚医药有限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出现显失公正的错误判决。阜阳中院院长吴世琦利用手中权利,违反中央政法委禁令和《中国共产党员廉洁从政若干问题解答五十二个不准的禁止性规定》,违规允许其妻子的律师事务所代理本案,并由于这层关系导致该案被中院院长吴世琦利用手权利强行干预审判,遂导致该案枉法裁判的出现并严重损害了安徽诚华置业有限公司的利益。

安徽省阜阳市:吴世琦院长顶风违纪违法“不收手”“不收敛” 

日前,党的十九大刚刚迎来开年,反腐败工作势头正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而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却顶风违法违纪不收手、不收敛: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严重的败坏了党风党纪,践踏了社会主义法制,损害了在干部群众尤其是法院系统的形象。

济南门户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ingdi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