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时间:2018-1-7 12:33:18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查看:197  评论:0
内容摘要:2018年1月3日,张奴*(系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张**的父亲,山西省临县人,1968年9月10日出生,因涉及隐私均未署名)来媒体申诉(经录音整理):我是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军、翟**、樊**、张**、张**、王**、何*军、张**、高*婷、李*苗、薛*龙、**...
201813日,张奴*(系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张**的父亲,山西省临县人,1968910日出生,因涉及隐私均未署名)来媒体申诉(经录音整理):我是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军、翟**、樊**、张**、张**、王**、何*军、张**、高*婷、李*苗、薛*龙、**明、李伟*、李*、潘*、曹*贩卖毒品.、制造毒品、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容留他人吸毒一案中张**(女,19957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4112419950707****,汉族,中专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山西省吕梁市临县***,暂住本市。因涉嫌贩卖毒品罪、协助组织卖淫罪于2015530日被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1日被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监视居住,同年63日被释放,2016125日被逮捕,现已服刑)的亲属,张**在一起贩卖毒品和协助组织卖淫案件中,被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轻罪重判有期徒刑1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00元;而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做了错误的“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被告人张**和我们家人都不服,现在已经向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我请求媒体对这起轻罪重判案件给予新闻监督。

15日,记者来到了“人说山西好风光”的太原,在张**的家中对张奴*(经录音整理)进行了专访:我的亲人张**是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有十六名被告涉嫌贩卖毒品、制造毒品、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容留他人吸毒案件中的被告人之一,张**以贩卖毒品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起诉到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这个案件属于“轻罪重判”,首先我们对迎泽区人民法院对该案的定性没有异议,但对迎泽区法院认定张**贩卖毒品70克存在重大异议:李**的笔录中学他在茶叶部的时间是201410月至20152月,张**20154月底,所以李**的克数应当在这70克中减去,薛也是201412月离职,他承认过的两次1.6克也应当从70克中减去,樊**在他的笔录中称是*军主动给他的,小点的是张**和宁*给他的,22.8克只有一小部分是张**给他的,*军也说明了一大部分供自己吸食,仅给了张**四分之一,*军一共购买了140克毒品,我觉得这个数字是真实的;虽然张**是首犯,但在本案中她起的是次要作用,最终是认罪伏法,应当在量刑上考虑。然而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没有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在量刑上对张**从轻处罚,属于“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随即张奴*向记者出示了2016122日(2016)晋0106刑初206号《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在该判决书第54页“本院认为”部分载明:被告人*军、翟**、樊**、张**、张**、王**、何*军、张**、高*婷、李*苗、薛*龙、**明、李伟*、明知是毒品而向吸毒人员予以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樊**、张**、王**、张奎*、高*婷、李**、薛***利明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其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关于被告人张**的辩护人提出的指控被告人张**贩卖毒品70克的数量有异议,应当将被告人李**、薛**贩卖毒品的克数减去的辩护意见,纵观全案可以看出被告人张**明知各被告人有贩卖毒品的行为,还为其保管毒品,系毒品共犯,应对70克毒品负刑事责任,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该判决书第56页第4项判决被告人张**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总和刑期十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张奴*悲愤地说:这个案件张**不服,我们全家都不服,但是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仍然在(2017)晋01刑终66号《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中作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在(2017)晋01刑终66号《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第53页记者看到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错误认定:对于上诉人张**及其辩护人所提一审判决认定毒品数量70余克有误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经查,案发后,从“美丽约”公司查获的《经营代表个人业绩流水一览表》等大量书证清楚地记载仅2015420余天内张**作为经手人保管,贩卖毒品的数量、业务提成、个人业绩等情况,有张**本人签名的保管贩卖毒品的数量远高于其所供述的70余克,一审判决仅依据其供述的贩卖毒品数量70余克认定的事实已经是对其有利的认定,故该上诉理由、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就张**被两级人民法院以贩卖毒品和协助组织卖淫一案是否属于“轻罪重判”,记者拨通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刑法教研室赵**的电话:该案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是以张**的十六人犯罪集团和贩卖毒品、协助组织卖淫等系列犯罪进行宣判的,这个案件首先在集团犯罪中是否“事先通谋”在证据上存在瑕疵,在指控的张**贩卖毒品和协助组织卖淫是首犯、是犯罪集团的骨干分子和一般参与人员没有界定清楚,对张**的量刑确实存在着“轻罪重判”。枉法裁判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实际能构成本罪的主要是那些从事民事、行政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利用职权而枉法裁判,具体包括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及助理审判员等。本罪发生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而后者发生在刑事审判活动中。

记者通过渠道调取了张**辩护人**的《刑事申诉状》:(节录)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太原迎泽区一起贩卖毒品和组织卖淫案被指轻罪重判 

记者就两级人民法院是否对张**“轻罪重判”采访了北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经录音整理):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对张**在贩卖毒品罪中没有很好地研判是“主犯”还是“从犯”的法律关系,张**贩卖的数量不是70余克而是21.4克,且应认定为从犯。理由是根据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会议纪要》九、审理毒品共同犯罪案件应当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要正确区分主犯和从犯。区分主犯和从犯,应当以各共同犯罪人在毒品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为根据。要从犯意提起、具体行为分工、出资和实际分得毒赃多少以及共犯之间相互关系等方面,比较各个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在毒品共同犯罪中,为主出资者、毒品所有者或者起意、策划、纠集、组织、雇佣、指使他人参与犯罪以及其他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受雇佣、受指使实施毒品犯罪的,应根据其在犯罪中实际发挥的作用具体认定为主犯或者从犯。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不认定为从犯,甚至将其认定为主犯或者按主犯处罚。只要认定为从犯,无论主犯是否到案,均应依照刑法关于从犯的规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中,张**属于受*军雇佣的人员,*军告诉她,让她从20154月下旬开始暂时帮忙保管和分装毒品,其参与毒品犯罪时间短,仅有一个多月;获利最少,没有提成,固定每个月800工资;从没有给客户送过毒品。其在毒品犯罪中的作用很小,起辅助作用,依法应当认定为从犯。理由为:

1. **从事贩卖毒品时间短,从20154月中下旬——2015530日被抓获,参与毒品保管分装仅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2. **在毒品保管和分装中获利最少,没有提成,固定每个月800工资,干了一个多月总共领取工资不到1000元。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确立了“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更是提出法制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率、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制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制原则;这些路线方针政策对各级各地人民法院提出更高更严格的要求:“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和“错案追究制”。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和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张**的贩卖毒品和协助组织卖淫罪的“轻罪重判”行为属于枉法行为。(作者 王军)

济南门户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